全国销售热线:

澳门博彩

游戏百科

欧家打发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欧家打发 >
我的心已完全被吴桐填满,哪还有空隙去装别人?
发布时间:2017-08-01 11:50    点击次数:次   

 
 
  阿月的故事(14)
          东很有亲和力,因他常来宿舍找我,宿舍的小丫头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怕他了,甚至于敢跟他顶嘴和耍赖。 她们之所以敢这样,一是大家在一起时间长了,都熟悉了,就像兄妹一样;二是在生活上东对她们也挺照顾,洗澡、用水都给予了适当的方便,像哥哥一样对她们。作为回馈,她们替东“看护”着我,一有情况她们会在第一时间跟东回报。对于她们玩的这些小儿科,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予说破。首先我是自由的,我没有承诺过他什么,所以他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生活。其次,我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如果我真的想做什么,又岂是她们能左右得了的?在她们的感觉中,我是东的女朋友,别人是不能靠近的。
        一天晚上,晚饭后,我们大家都待在宿舍,哪也没去,厂里定期给每个职工宿舍做消毒处理,还经常检查卫生状况。厂里卫生要求特别严,因为我们生产的产品全部用于出口,负责给厂里做卫生防疫和消毒处理的就是我们刚来时为我们做体检的那位年轻的男医生。因为他经常来厂里,就跟厂里的职工一样,用他自己的话说,在这个厂里上至领导下至员工,没有一个他不知道的。这位医生外表潇洒热情又善于交际,每次来厂里就跟现在的某些男明星一样,好多女孩子都喜欢围着他转。唯独到了我们宿舍,没人欢迎,那些小丫头恨不得拿扫帚驱赶才好。
        “......脸皮怎么这么厚,卫生都已经检查完了,还赖在这不走。”
        “就是,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以查卫生做借口,赖在人家女工宿舍不走。” 
        “真不知安得什么心......”
        “我待在这关你们什么事,怎么说话那么难听?”那位医生有点不悦,对于她们几个有点刻薄的话语。
        “想听好听的去别的宿舍,这里是我们的宿舍,我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管得着吗?”
        “就是,我们又没指名道姓,你多什么心?”
        “傻子都知道你们在说我。”
        “我说他了吗?我说他了吗?你们当中有谁听到我说他了?”小邓对着其她几个小丫头煞有介事的问了一圈,回答自然是没有。
        “这就叫做贼心虚!明知道人家有男朋友,还来找人家,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人家怎么可能会看上他,花心萝卜一个!”
        “不要太过分,一个人的忍耐力是有限的,我已经忍了......”
        “D医生什么时候过来的,又来检查卫生啊?白天医院里一大堆事,晚上还要负责我们厂里的卫生防疫,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怎么也不给D医生倒杯水喝?”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医院里,就是我刚来厂里的第一天,那天我跟大家一起去做体检,林书记让我带队。自厂里开业起,他常常会来厂里检查卫生,开业前他来的次数相对要少一些,最近一两个月有点频繁,尤其是来我们宿舍,每次待的时间都比较长,有事没事跟大家扯闲篇。说实在的,他的性格我不太喜欢,甚至有点反感。我是舍长又是车间干部,除非不得已,才走近他,其它时候我是能躲就躲,尽量避开。刚才他进宿舍时我是看到的,只是他没看到我,本来我是要进宿舍的,见他来,我便悄悄转身去了隔壁女工宿舍。住在隔壁的刘艳跟我同乡,我们在一个学校读过书,以前上学的时候她比我高一级,那时候我不认识她但她知道我。那次分班,虽然她的档案就在我手里,可我对她并未太在意,倒是她挺主动的,跟我提起以前我在学校的一些事情,说我留给她的印象特别深......后来渐渐的也就熟悉了。
        “你去我宿舍看看,看D医生走了没有。”
        “他又来了?我觉得他挺好的,你怎么?”
        “不是说他不好,他的话太多,我嫌烦,你站在门口听听就行,用不着进去。”
        “D医生好像跟她们几个吵了起来......”刘艳出去不到两分钟就回到了宿舍。
        “怎么会吵起来呢,我去看看,别弄得没法收场。”我轻轻地走到宿舍门口先听了听,起初还好,后来里面的气氛在不断的升级,我不得不进去。
        “茶瓶没水,他也不渴,他要是口干就不会那么多......”
        “原来是没水了,我说呢!去冲一瓶过来吧,顺便帮我也冲一瓶。今晚大夜班,你们不知道啊?还不赶紧休息,一会我可要关灯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冲小邓眨了眨眼,并将茶瓶塞在她手里,示意她别说话。D医生可能也觉得自己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吧,站起身跟我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以后跟人家说话客气点,别弄得跟仇人死的,小心把他惹毛了,到时候说你们产品不合格,细菌严重超标,我看你们怎么办!”
        “谁怕他啊,整天围着人家女孩子转,花的不得了......”
        “他花他的,关你们什么事,看不惯不理他不就行了。你们这么胡闹肯定会遭到报复,不信你们就等着瞧好了。”果然如我所料,没过几天,宿舍里的几个小丫头被通知暂时休息两天,原因是身体携带疑似病菌。
        “没事,前两天她们还说要请假回去休息两天再来,我没批准。既然检测出她们携带疑似病菌,正好随了她们的心愿,放她们两天假,让她们回家玩两天也挺好的。”对于D医生的为人,我不是太欣赏,虽然他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还有一副大家都觉得很帅气的臭皮囊。
        “她们几个怎么都回去了?”东到宿舍转了转,想必他也知道了。
        “经检测,她们的身上携带疑似病菌,所以就......D医生通知我,我只能公事公办。知道为什么吗?”
        “够阴的,公报私仇!”
        “你呢?你觉得自己比他高尚吗?你们倒没什么,倒霉的是那几个傻丫头。活该,谁让她们缺心眼呢!”
        “他晚上还过来吗?”
        “来不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你要是想知道可以去问他,或者从现在起你哪也别去,就在这守着。” 
        “行,一会我去打饭,今晚就在这边吃,坐等他来。” 
        “她们几个今天不在,若在,肯定会说:脸皮真够厚的!” 
        “再厚也没他厚。” 
        “大哥不说二哥哥,我看你们两个都差不多。” 
        那时候,除了D医生,还有不少其它单位的堪称有为的小青年也爱往我们那个单位跑,有事没事的在我面前献殷勤,弄的我挺烦的。不是说他们有多不好,也不是我的眼界有多高,关键是那时候的我根本就没心情去关注他们,我的心已完全被吴桐填满,哪还有空隙去装别人? 
 



推荐游戏

+More

相关阅读

+More